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去长隆欢乐世界,把所有高空刺激的项目都玩了一遍

2023-05-31 17:05:56 30

摘要:去长隆欢乐世界把所有刺激的项目都玩了一遍,有的一遍不过瘾,又返回去玩了第二遍。0111月6号,男朋友来了广州,倒不是专程为了看我,他有个发小来广州出差,想来找发小喝酒吹牛。我后来调侃他重友轻色,女朋友都在广州两个月了也没见他主动来看我,都是...

去长隆欢乐世界把所有刺激的项目都玩了一遍,有的一遍不过瘾,又返回去玩了第二遍。

01

11月6号,男朋友来了广州,倒不是专程为了看我,他有个发小来广州出差,想来找发小喝酒吹牛。

我后来调侃他重友轻色,女朋友都在广州两个月了也没见他主动来看我,都是我回去看他,发小一来,他就来了,他笑嘻嘻地哄我说:“我本来就计划要来看你的,刚好他来,顺便看看他。”

他周五晚上过来,本来说带我一起和发小吃饭,我说你们两个喝酒吹牛,我在的话多影响你们发挥,就不去了吧。

原本计划周六去广州塔,但看了下票价,一张广州塔的门票够欢乐世界的情侣票了,加上那段时间的情绪一直有点压抑,就觉得仅仅是登高望远,倒不如去疯一场。

本以为在热门景点附近的房子会很贵,却没想到最后一百五十块就订到了一间特别满意的一居,而且还是周末的价格,这给我造成了一个假象,仿佛广州比深圳更宜居。

但说实话我还是喜欢不起广州来,因为高架桥太太太多了,对于我这个路痴来说,广州简直是一座上上下下、起起伏伏的迷宫。

记得来广州之后第一次回深圳,在学校门口打车去火车站,地图上明明看到师傅接近了,却又走远了,后来师傅跟我说,他在桥上,我在桥下,看起来近,实际要绕十几分钟才能接到我。

02

7号上午9点,在地铁站汇合,然后打车到住的地方,房间还不能进,就临时把包存到了前台,想跟前台买瓶水,结果人家说免费,这一不要钱,反而不好意思拿了。

欢乐世界10点开门,我们大概10点半进园,根据之前去其他游乐场的经验,原本预期游客一定超级多,一整天得花大半时间在排队上,结果出乎预料的是,进园之后只零星的看得到几个人,后来玩儿的所有项目,排队最久的也不过半小时。

第一站想去坐“十环过山车”的,但工作人员说要到11点才开门,就先坐了一个“飓风飞椅”热身。

几年前在深圳的欢乐谷第一次坐这个是真的怕过,那时候对刺激项目的承受力极低,排队坐“雪域雄鹰”的时候看到那高高的轨道感觉腿都软了,可现在,一方面是经验多了,一方面是有人陪着,就变得啥都敢上了。

“十环过山车”实在不太好玩儿,轨道不高,但因为一直转圈,坐完之后真的会生理不适。

第二站是“火箭过山车”,令我没想到的是,这个居然把我们家男朋友给吓到了。

开车之前,他还特别嘚瑟的跟我摇头晃脑、嬉皮笑脸,我确实是有点紧张,话也不敢说,好像一张嘴就要成泄气的皮球似的。但车开起来之后我就欢实了,可坐我旁边的男票的喊声,却从一开始的兴奋的尖叫,到慢慢变成哭腔了,车停之后,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,像是受到了巨大惊吓还没回过神儿。

解开安全带之后,我赶紧过去抱抱拍拍他,“不怕不怕,有我在呢”,然后他就把嘴巴一噘,鼻子“fuchi,fuchi”地假装要哭似的跟我撒起娇:呜呜呜呜……吓死我了。

03

之后又坐了“自由落体”和“垂直过山车”,经过“超级大摆锤”的时候,跟男朋友异口同声地说:不坐这个。

我对于大摆锤的记忆还停留在10年前,在北京的石景山游乐园,第一次坐高空刺激的项目,全程没敢睁眼,但还是留下了阴影,以后只要看到相同的设备,那个恐怖的记忆就会浮上来,哪怕后来又坐过很多比它刺激的项目,但大摆锤是我一直都没敢再尝试的。

男朋友对它也有阴影,据说是读书的时候坐过一次,被转的头晕目眩,产生了生理抗拒。

然而,最后我俩还是去坐了,总觉得来都来了,还能让这么个小锤子给吓倒吗!

后来真正坐上去发现,其实我早就不畏惧它了,那些我以为的“怕”,是过去的情绪体验,不是现在的,当我能够把过去的记忆和情绪与当下的自己分割开的时候,此时此刻的这个自己,就变得勇敢多了。

04

又去坐了每次到游乐园都必坐的旋转木马,可是再一次出乎预料的是,这个木马不能带给我曾经的那种梦幻的快乐了。

以前坐木马,真的可以把自己包裹进童话里,音乐一起,木马一转,我就假装自己进入了“异世界”。

但是这一次,却只感受到了虚假的无聊。就像是路人看到堂吉诃德在大战风车,我以前是沉浸在战斗中的堂吉诃德,现在,倒更像一个看滑稽戏的路人了。

以前总是能特别成功的把自己包裹在另一个世界,好像现实的一切都与我无关,好像自己是来去自如的,可是现在做不到了,生活在我眼前变得越来越真实,越来越逼仄,感觉自己被堵到了一个死角,只能直面,无从逃避。

但这倒也算不得什么坏事,人不能一辈子都活在梦里,否则,那是真的在活着吗!反正,走到什么阶段,就过什么人生呗,就像加缪说的“到头来,人什么都能习惯”。

05

万圣节的鬼屋还在,趁天黑之前去逛了两个鬼屋,男朋友比较怕这种东西,躲在我身后,紧紧抓着我衣服的样子,让人哭笑不得。

路上有扮鬼的工作人员,跃跃欲试地要来吓他,我就挡在他前面,把“鬼”都给他赶跑。我倒是完全不嫌弃他胆小的样子,反而还觉得很可爱。

本来想带几张在高空中两个人都面目狰狞的照片,但问了下价格竟然要79一张,最后就没舍得。中午饿了,想吃个饭,发现炒饭要68一份,于是……就饿着了。

男朋友每每赞叹我现在的勤俭节约,我就自嘲说自己变成了“丧心病狂攒钱人”。也没有刻意改变,不知不觉地就被生活改造了。其实这样也还不错,决定人生走向的大事自己做主,而其他自觉不那么重要的,就放任自流,任由生活去雕琢。

离开欢乐世界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了,买夜场票的游客一波又一波地拥进来,整个园子真正热闹了起来。

男朋友说出了园子带我去吃大餐,但我只是拿一份十块钱的水饺对付了事。

以前对生活的“甜”的欲望是无限的,会不停的要,以为越多越好,现在知道节省了,一次只拿一点点,就很满足了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